欢迎来到 - 一笔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抗战图片 >

商人从美国买回数千张张学良随从所摄抗战照片(图)

时间:2018-02-14 13:26 点击:
原标题:张学良随从“战争日记”重见天日 数千旧照再现淞沪血战张学良随从“战争日记”重见天日数千旧照再现淞沪血战这位美国人西安事变后陪同蒋介石张学良回南

原标题:张学良随从“战争日记”重见天日 数千旧照再现淞沪血战

张学良随从“战争日记”重见天日数千旧照再现淞沪血战

这位美国人西安事变后陪同蒋介石张学良回南京,还当过赵四小姐保镖,所拍照片77年后被苏州商人买下

昨日清明,苏州商人杨先生致电扬子晚报记者,自称手中有几千张淞沪会战的照片,“我想把它公布出来,希望大家不要忘记那段历史,并缅怀在那场战争中死难的中国军民。”

触动杨先生的是国家主席习近平3月28日访问德国期间的演讲。在那次演讲中,习近平两次提及日军侵华战争,并强调“这段悲惨的历史,给中国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如今,扬子晚报获准将这批珍贵照片首度对外公开。在梳理照片的同时,杨先生还讲述了照片背后一件件传奇的故事。

意外得宝

他“懵里懵懂”拍下万余张老照片

杨先生出生在苏州,后到加拿大求学、生活了10多年。15年前,他被单位委派回上海工作至今,目前和家人住在苏州老家。

身边朋友知道杨先生有收藏爱好,便时常向他提供拍卖方面的信息。去年3月18日,有朋友发来一条信息:“3月20日在美国纽约邦瀚斯拍卖行将举行‘西安事变历史资料拍卖’,在两份重要文件上有毛泽东的签名和手书。”核实完拍卖信息后,杨先生马上请假,并买了张当天下午的飞机票前往美国。

开拍前一天,杨先生赶到纽约曼哈顿麦迪逊大道580号的邦瀚斯拍卖公司,在公司负一层举办的拍卖品预展上,杨先生看到了那两份文件,“我判断不是毛泽东笔迹,两份文件的签名甚至都不同。”

杨先生了解到,那次拍卖除了几份珍贵文件外,还有这四大行李箱、八小纸箱的私人物品,包括1935年至1941年所拍的1万多张照片,以及数百份书信和上千份当年报道日军侵华战争的英文报纸。

3月20日的拍卖会现场,起初只来了19名竞拍者,拍卖会开始没多久就增加到了30人。杨先生说,他在现场看到了孔家、蒋家、宋家的后人。

拍卖会的重点是行李箱里保留的一批重要历史文献,剩余打包拍卖12箱物品,杨先生以高价包圆,“我当时只是判断,1万多张旧照片,以现在每张旧照片400元论,它们都该值这个价。”

不少到场媒体发现,12个箱子里竟然装了那么多的资料很多都是首次公布的,便把杨先生围了起来采访,“记者开头第一句,就问我是不是杨虎城的后裔。”

第二天,杨先生更是接到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电话,表示希望将此批拍品留在美国,以供研究使用。杨先生表示,这些资料对中国更有意义,予以婉拒。

将12箱资料运回苏州后,杨先生和朋友开始整理,越看越觉得“庆幸”——最让人震惊的是几千张反映淞沪会战的照片,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杨先生介绍,这些照片的作者叫海岚·里昂,生于1908年,1973年去世。在来中国前,在好莱坞担任过特技演员。

战争记忆

殊死志士,没能挡住暴虐的铁蹄

上海1937

激战·沦陷

第一阶段

8月13日至9月17日

中国军队向驻上海日军发起攻击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淞沪警备司令部所属部队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为总司令。

在此期间,中国空军炸伤日军旗舰“出云”号,在京沪杭上空共击落日机40余架。

第二阶段

9月17日至11月4日

日军再次增兵,中国军队转入防御

日军占领淞沪间滩头阵地,由国内增派第9、第13、第101三个师团及特种兵一部。日军在庙行和陈家行之间突破守军阵地,大场镇失守。苏州河北岸中央军腹背受敌,放弃北站、江湾间阵地,转移至苏州河南岸。

第三阶段

11月5日至11日

日军后援杭州湾登陆,中国守军撤退

日军抽调3个师团在杭州湾登陆,迂回上海,协同淞沪地区日军作战。当时杭州湾北岸的守军,大部已调去支援上海市区作战,猝不及防,战局急转直下。11月11日晚,市区守军全部撤退,上海市区沦陷。

第四阶段

11月11日之后

日军举行所谓“入城式”,不少百姓被所谓的“维持会”强命,上街“迎接”

城破之后,日军站在废墟上搜寻,其中一张是华新公司前,两个日本兵骑在马上,气势嚣张。此外,拍摄者里昂先生也拍了不少日军伤兵的照片,显示此战日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里昂日记

当日本兵挥手放行车辆

撤离的难民像去了一次地狱

在众多资料中,杨先生发现了一份特别的“战争日记”,正是照片拍摄者里昂先生所写,他详细记录了“1937年9月1日,星期三”这天,这个老外亲眼目睹了6000名惊惶失措难民的疏散过程。

1937年9月1日上海海岚·里昂

运送难民的卡车有条不紊地开始装人——杨树浦路难民安置工作结束后,疏散难民的区域就从这里扩展到其它地方。过了外白渡桥就是“无人区”。经过仔细地搜索,这里发现了上千难民。日军的身影令这些难民非常恐慌。他们不愿离开自己的家园。日军携带上膛的手枪在街上巡逻,随时准备射击。

从那些看似无人的街区里,人们开始蜂拥而出。

几乎有200来个人。争抢、推搡,他们竭力爬上卡车,不管其他人阻止的喊声。恐惧是如此尖锐,他们根本顾不上这些吵闹声。留在原地的人被许诺,稍后会来接他们。当卡车开走的时候,留在街角的那150人紧紧地拥在一起。

有一辆卡车开往贫民窟。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人了,但是一个志愿者看见了一个男人。当反复向其确认他不会受到伤害,并且保证将他送到市区后,这个老人快速地跑回似乎是他家的小屋,跟他的家人一起跑出来。其中一位是个老妇人,极其衰弱。可能是饥饿或疾病所致,她无法走路。被家人抬上车后,她躺着一动不动。

这时候更多的难民赶来,疯狂地紧抓着可怜的财物。老人、老妇、儿童,竭尽全力奔跑。他们跳上卡车,无声地喘息着。其它的卡车赶来帮忙。沿途有成群的人们在等待,期盼着被带进城,凄凉地朝卡车挥手。卡车把他们抛在后头,经过杨树浦路,经过被火焚烧的汇山路,开上外白渡桥。

在这里,日军士兵的身影可以令一切禁声。

卡车被命令停在路边,一名日军士兵手里握着刺刀,不明缘由地朝车里看。他仔细检查了每一位乘客,似乎没有值得怀疑的对象。这名士兵跳下车,挥手放行,然后走向下一辆车。但是车里可怜的中国人,已经像去过地狱一般。当日军士兵跳上车的时候,汗水从一些难民额头滴落,更多人则在颤抖。

下了外白渡桥,开上苏州路,装满难民的卡车终于安全抵达。这里成百的难民已经被送到,他们由路边一直蔓延到路上,汽车和卡车鸣着喇叭请他们让路。

但是半小时以后,当卡车回来,街上又空无人迹。只消一会儿,当确定来人的身份后,难民们又涌了出来。

小狗被匆匆遗忘,嗷叫着追逐卡车。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